酒窖项目_标题

INFOMATION

茅台镇小酒厂成片停产 窖池甩租成风

发布时间:1970-01-01 08:00:00
来源:欧宝注册首页 作者:欧宝app下载

  以茅台镇为代表的仁怀有着“中国酒都”的美誉,然而,在这一波高端消费下挫的大背景下,其白酒产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停产寒流。酒,卖不出去,成为酒都阵阵酒香中暗藏的声声叹息。

  “两年前买酒的是用罐车来装,现在是用小酒桶。”说起自己的酒生意,茅台镇上的小酒厂老板刘奇(化名)昨日告诉商报记者,酒厂已经半年没“冒烟”了,现在卖的还是去年的陈酒。刘奇的境况并非孤例。更有当地不少酒行内人说,茅台镇上有一半酒厂关门了,不少酒老板正在圈内放风,欲将窖池出租,尽管年租金从两年前的两万以上一口掉价到现在的七八千,仍鲜有人问津。

  赤水河北边,是连片的中小型酒厂和烤酒作坊,走几步就能看见一些普通居民家门口竖着高高的不锈钢酒灌。酒厂老板李天富的酒厂就在其中,但3月22日下午,商报记者到来时,其厂门紧闭,无一人酿酒,在他的酒门市里,也只有他一人在听着很重的音乐小憩。

  比刘奇情况更坏的是,李天富的酒厂开业才8个月就没了生意。回顾起自己的“创业”经历,李天富连连感叹,“入行太晚,错过了机会”。他的酒厂是在2012年初投产,当时正是茅台镇上白酒产业意气风发之时,“卖基酒都可以卖到30多元一斤”。

  “一口气投了100多万元,挖了8个窖池。”如果一切照当时的势头,他将在一年内依靠这8个窖池完全收回成本。然而他没想到,酒厂刚投产不久的2012年末,塑化剂、限酒令等各种利空因素来袭,白酒行业开始进入寒冬。

  和刘奇的经历一样的是,他的客户从最初的“罐装车”变成“小酒桶”,原来门庭若市的外地基酒卖家迅速减少,给他的答复则是,“酒卖不出去,缓缓。”

  零敲碎打的零售收入显然让酒厂难以为继。“十来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开支就要五六万。”李天富说,到2013年6月,他觉得坚持不下去了,无奈只好遣散工人,暂时关闭酒厂,现在他的酒罐里仍旧存有近百吨白酒。

  “起码有三四成酒厂停产了。”李天富说,茅台镇上包括有证的酒厂和没证的作坊,起码有上千家,大中型酒厂有周转资金还撑得住,但大部分小型酒厂酒卖不出去就没活路,只能暂时关停。

  “估计不止三成酒厂停产,估计有一半。”在茅台集团总部做某子品牌销售的吴希(化名)说,尽管没有一个权威的统计数据,但茅台镇上酒圈子也就那么大,谁做得怎样大家都有个大致的了解。

  事实上,吴希自己家也有年产值上亿元的酒厂(吴公岩酒业)。“还没有到停产的地步,但是确实难做,尤其是高端产品根本卖不出去,基酒价格太低赚不了钱。”吴希告诉商报记者,茅台镇上的基酒价格已从两年前的每斤30元一路下跌到现在的20元以下。

  在此行业压力下,不少酒厂开始转让或是低价抛租窖池。李天富说,一两年前,一口窖池年租金起码2万元起,现在最多就七八千,但无人问津。吴希也坦言,他们家族的酒厂也在寻找合作伙伴,可以租窖池,也可以合作开发品牌——他还握着几个商标没来得及启用。

  对于三成乃至五成酒厂停产的说法,仁怀市酒类发展局一不愿具名负责人向商报记者表示,“停产的大部分是没有取得生产许可证的作坊式的小厂,注册的厂家停产的是极少数,大部分只是适时减产。”

  据仁怀酒类发展局公开的数据,截至去年底,仁怀有证的酒类生产企业为291户,不过多位酒厂老板均表示,以茅台镇为代表的仁怀大部分酒厂是以挂靠名义在生产,各种酒厂大小有1000多家。

  事实上,从前述仁怀酒类发展局人士提供的数据可以看到,近两年全市的白酒产业增长已渐放缓:2012年,规模白酒产量完成25.3万千升,同比增长31%,2013年尽管实现白酒产量30.7万千升,但增速下滑到21%,而对于2014年,仁怀市的目标是“争取实现白酒产量35万千升,增长17%”。

  上文提及的酒厂老板刘奇说,自打他懂事起,身边的人就是烤酒为生的,即便建不起厂房,也会挖一个或两个窖池,烤低端的烧酒,卖两三块钱一斤。

  但是这些酿酒人的生命线,基本没有把握在自己手里。吴希等多位受访者均坦言,茅台镇上的大部分酒厂是仗着茅台镇上产出的白酒酒质好的名声,靠卖基酒给外来的厂商为生,根本没有自己的品牌。但是今年行业普遍困难,基酒卖不出去,小酒厂断了资金来路,就只能关门大吉了。

  “我们没有什么固定的品牌,客户要什么品牌都可以为他生产。”李天富说,市场上各种带“茅”或者带“台”的白酒品牌,十之八九来自茅台镇或者仁怀的酒厂,但现在行业前景不好,各大名酒企也开始扎堆推出中低端产品,比茅台镇上的各种“山寨茅台”有竞争力得多。

  同样在上文提及的酒厂经营者李天富看来,如今随着茅台集团近日拿下“赖茅”的商标,这意味着茅台镇上几百家生产“赖茅”的酒厂丧失了一个“著名的集体品牌”。

  茅台集团法务部人士在此前也向商报记者坦言,将按法律清理市场上的侵权行为。

  此外,据酒厂老板吴希透露,由于自数年前起仁怀就很难申请酒类生产许可证,因此,不少小酒厂往往用挂靠有证企业的方式,避免无证生产,每年每个窖池交1000元的挂靠费用,这种模式下建厂的酒老板,几乎是一门心思靠生产赚钱,也不便自己做品牌。

  一组来自仁怀酒类发展局的数据或能看出些许端倪。2012年,仁怀规模白酒产量完成25.3万千升,规模白酒工业总产值308.3亿元;其中,产量5.8万千升茅台酒厂就带来其中243.8亿元的总产值——也就意味着其他数百家规模以上酒企,以及数百家小酒厂的总产值仅略强于茅台一个品牌的零头。

  对酒都仁怀市而言,酒无疑是其支柱产业。据仁怀酒发局数据,2012年仁怀规模白酒工业增加值275.3亿元,占全市规模工业增加值277.6亿元的99%,占仁怀市GDP341亿元的80.7%;2013年酒产业的重要性愈发明显,前述两项占比分别高达98%和91%。

  对于如此重要的产业,仁怀市2012年底编制的《仁怀酱香酒产业发展区域布局规划(2012~2020)》,仁怀将力争用5至10年,把茅台镇打造成“中国国酒之心”,把仁怀市打造成“中国国酒文化之都”和全国最大的优质酱香型白酒生产基地。

  基于规划的近期目标是在2015年使全市白酒工业产值达到1000亿元以上,确保白酒产量50万千升,其中茅台集团确保完成10万千升,地方白酒确保完成40万千升;到2020年,则分别再跃升到1500亿元和80万千升。

  仁怀酒业如何在当下的内忧外患中实现涅槃?白酒行业专家肖竹青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诸如“赖茅”等商标权的归属确定,将利于仁怀整合中小酒企,根据市场化规律,让没有竞争力的小企业淘汰,对提高仁怀和茅台镇的整体品牌价值意义深远,并将助推仁怀向“白酒之于茅台镇正如红酒之于波尔多”的方向靠拢。

  据仁怀酒类发展局前述内部人士介绍,仁怀市去年3月组建了酱香酒酒业公司,目的在于通过收购、控股、参股等多种形式,整合仁怀小规模的白酒企业,通过逐步提高门槛,进一步规范行业发展。

  另据去年3月该局编制的《仁怀市白酒产业集中规范整合工作方案》显示,无生产许可证、酱香酒年产量400千升以上,且安全、治污设施设备齐全的企业,以及有生产许可证,酱香酒年产量1000千升以下,且安全、治污设施设备齐全的企业属于整合对象,鼓励年产量1000千升以上的企业参与整合工作。

  当地行业人士称,由于“仁怀酱香酒”已于去年10月成功申请“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这对即将洗牌的仁怀白酒产业来说,或许是一个及时的利好。

  据仁怀酒类发展局公开的数据,截至去年底,仁怀有证的酒类生产企业为291户,不过多位酒厂老板均表示,以茅台镇为代表的仁怀大部分酒厂是以挂靠名义在生产,各种酒厂大小有1000多家。

  茅台镇和仁怀市区是一条10余分钟车程的时间线,一头的仁怀市区,是一座建在白酒池中的县级市,依靠白酒产业,综合经济实力入围2013年中国最具竞争力百强县(市);另一头的茅台镇,则夹杂在酒糟味和酒香味中。迈出汽车走进茅台镇的空气里,犹如踏入酒窖——这是一座浸在酒中的小镇,因一瓶茅台酒而誉满全球。

  “只有茅台镇能酿出这样的酒。”名声在外,各种生意自然找上茅台人,也就成就了茅台镇十里酒城的壮观和仁怀中国酒都的美誉。然而,从以上商报记者的调查采访中不难发现,茅台仍然只是茅台酒的茅台,甚至仁怀也只是茅台酒的仁怀,纵然满地酒厂,大部分酒企在透支茅台镇这个地理品牌的品牌价值。

  前述酒发局人士称,行业整合,政府仅遵循市场规律扶优扶强。而前述从仁怀设定的鼓励整合的“及格线”来看,一些规模很小的企业似乎注定将要被淘汰或忽略。

  但对仁怀和茅台镇来说,急需要思考的除了小企业的安置外,如何将茅台镇的无形价值更大化,培育出更多的走出贵州的酒品牌,更是一个值得长期思考的问题,因为大鱼吃小鱼可以直接带来大企业,但短时间带不来大品牌。

  以茅台镇为代表的仁怀有着“中国酒都”的美誉,然而,在这一波高端消费下挫的大背景下,其白酒产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停产寒流。酒,卖不出去,成为酒都阵阵酒香中暗藏的声声叹息。

  “两年前买酒的是用罐车来装,现在是用小酒桶。”说起自己的酒生意,茅台镇上的小酒厂老板刘奇(化名)昨日告诉商报记者,酒厂已经半年没“冒烟”了,现在卖的还是去年的陈酒。刘奇的境况并非孤例。更有当地不少酒行内人说,茅台镇上有一半酒厂关门了,不少酒老板正在圈内放风,欲将窖池出租,尽管年租金从两年前的两万以上一口掉价到现在的七八千,仍鲜有人问津。

  赤水河北边,是连片的中小型酒厂和烤酒作坊,走几步就能看见一些普通居民家门口竖着高高的不锈钢酒灌。酒厂老板李天富的酒厂就在其中,但3月22日下午,商报记者到来时,其厂门紧闭,无一人酿酒,在他的酒门市里,也只有他一人在听着很重的音乐小憩。

  比刘奇情况更坏的是,李天富的酒厂开业才8个月就没了生意。回顾起自己的“创业”经历,李天富连连感叹,“入行太晚,错过了机会”。他的酒厂是在2012年初投产,当时正是茅台镇上白酒产业意气风发之时,“卖基酒都可以卖到30多元一斤”。

  “一口气投了100多万元,挖了8个窖池。”如果一切照当时的势头,他将在一年内依靠这8个窖池完全收回成本。然而他没想到,酒厂刚投产不久的2012年末,塑化剂、限酒令等各种利空因素来袭,白酒行业开始进入寒冬。

  和刘奇的经历一样的是,他的客户从最初的“罐装车”变成“小酒桶”,原来门庭若市的外地基酒卖家迅速减少,给他的答复则是,“酒卖不出去,缓缓。”

  零敲碎打的零售收入显然让酒厂难以为继。“十来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开支就要五六万。”李天富说,到2013年6月,他觉得坚持不下去了,无奈只好遣散工人,暂时关闭酒厂,现在他的酒罐里仍旧存有近百吨白酒。

  “起码有三四成酒厂停产了。”李天富说,茅台镇上包括有证的酒厂和没证的作坊,起码有上千家,大中型酒厂有周转资金还撑得住,但大部分小型酒厂酒卖不出去就没活路,只能暂时关停。

  “估计不止三成酒厂停产,估计有一半。”在茅台集团总部做某子品牌销售的吴希(化名)说,尽管没有一个权威的统计数据,但茅台镇上酒圈子也就那么大,谁做得怎样大家都有个大致的了解。

  事实上,吴希自己家也有年产值上亿元的酒厂(吴公岩酒业)。“还没有到停产的地步,但是确实难做,尤其是高端产品根本卖不出去,基酒价格太低赚不了钱。”吴希告诉商报记者,茅台镇上的基酒价格已从两年前的每斤30元一路下跌到现在的20元以下。

  在此行业压力下,不少酒厂开始转让或是低价抛租窖池。李天富说,一两年前,一口窖池年租金起码2万元起,现在最多就七八千,但无人问津。吴希也坦言,他们家族的酒厂也在寻找合作伙伴,可以租窖池,也可以合作开发品牌——他还握着几个商标没来得及启用。

  对于三成乃至五成酒厂停产的说法,仁怀市酒类发展局一不愿具名负责人向商报记者表示,“停产的大部分是没有取得生产许可证的作坊式的小厂,注册的厂家停产的是极少数,大部分只是适时减产。”

  据仁怀酒类发展局公开的数据,截至去年底,仁怀有证的酒类生产企业为291户,不过多位酒厂老板均表示,以茅台镇为代表的仁怀大部分酒厂是以挂靠名义在生产,各种酒厂大小有1000多家。

  事实上,从前述仁怀酒类发展局人士提供的数据可以看到,近两年全市的白酒产业增长已渐放缓:2012年,规模白酒产量完成25.3万千升,同比增长31%,2013年尽管实现白酒产量30.7万千升,但增速下滑到21%,而对于2014年,仁怀市的目标是“争取实现白酒产量35万千升,增长17%”。

  上文提及的酒厂老板刘奇说,自打他懂事起,身边的人就是烤酒为生的,即便建不起厂房,也会挖一个或两个窖池,烤低端的烧酒,卖两三块钱一斤。

  但是这些酿酒人的生命线,基本没有把握在自己手里。吴希等多位受访者均坦言,茅台镇上的大部分酒厂是仗着茅台镇上产出的白酒酒质好的名声,靠卖基酒给外来的厂商为生,根本没有自己的品牌。但是今年行业普遍困难,基酒卖不出去,小酒厂断了资金来路,就只能关门大吉了。

  “我们没有什么固定的品牌,客户要什么品牌都可以为他生产。”李天富说,市场上各种带“茅”或者带“台”的白酒品牌,十之八九来自茅台镇或者仁怀的酒厂,但现在行业前景不好,各大名酒企也开始扎堆推出中低端产品,比茅台镇上的各种“山寨茅台”有竞争力得多。

  同样在上文提及的酒厂经营者李天富看来,如今随着茅台集团近日拿下“赖茅”的商标,这意味着茅台镇上几百家生产“赖茅”的酒厂丧失了一个“著名的集体品牌”。

  茅台集团法务部人士在此前也向商报记者坦言,将按法律清理市场上的侵权行为。

  此外,据酒厂老板吴希透露,由于自数年前起仁怀就很难申请酒类生产许可证,因此,不少小酒厂往往用挂靠有证企业的方式,避免无证生产,每年每个窖池交1000元的挂靠费用,这种模式下建厂的酒老板,几乎是一门心思靠生产赚钱,也不便自己做品牌。

  一组来自仁怀酒类发展局的数据或能看出些许端倪。2012年,仁怀规模白酒产量完成25.3万千升,规模白酒工业总产值308.3亿元;其中,产量5.8万千升茅台酒厂就带来其中243.8亿元的总产值——也就意味着其他数百家规模以上酒企,以及数百家小酒厂的总产值仅略强于茅台一个品牌的零头。

  对酒都仁怀市而言,酒无疑是其支柱产业。据仁怀酒发局数据,2012年仁怀规模白酒工业增加值275.3亿元,占全市规模工业增加值277.6亿元的99%,占仁怀市GDP341亿元的80.7%;2013年酒产业的重要性愈发明显,前述两项占比分别高达98%和91%。

  对于如此重要的产业,仁怀市2012年底编制的《仁怀酱香酒产业发展区域布局规划(2012~2020)》,仁怀将力争用5至10年,把茅台镇打造成“中国国酒之心”,把仁怀市打造成“中国国酒文化之都”和全国最大的优质酱香型白酒生产基地。

  基于规划的近期目标是在2015年使全市白酒工业产值达到1000亿元以上,确保白酒产量50万千升,其中茅台集团确保完成10万千升,地方白酒确保完成40万千升;到2020年,则分别再跃升到1500亿元和80万千升。

  仁怀酒业如何在当下的内忧外患中实现涅槃?白酒行业专家肖竹青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诸如“赖茅”等商标权的归属确定,将利于仁怀整合中小酒企,根据市场化规律,让没有竞争力的小企业淘汰,对提高仁怀和茅台镇的整体品牌价值意义深远,并将助推仁怀向“白酒之于茅台镇正如红酒之于波尔多”的方向靠拢。

  据仁怀酒类发展局前述内部人士介绍,仁怀市去年3月组建了酱香酒酒业公司,目的在于通过收购、控股、参股等多种形式,整合仁怀小规模的白酒企业,通过逐步提高门槛,进一步规范行业发展。

  另据去年3月该局编制的《仁怀市白酒产业集中规范整合工作方案》显示,无生产许可证、酱香酒年产量400千升以上,且安全、治污设施设备齐全的企业,以及有生产许可证,酱香酒年产量1000千升以下,且安全、治污设施设备齐全的企业属于整合对象,鼓励年产量1000千升以上的企业参与整合工作。

  当地行业人士称,由于“仁怀酱香酒”已于去年10月成功申请“地理标志证明商标”,这对即将洗牌的仁怀白酒产业来说,或许是一个及时的利好。

  据仁怀酒类发展局公开的数据,截至去年底,仁怀有证的酒类生产企业为291户,不过多位酒厂老板均表示,以茅台镇为代表的仁怀大部分酒厂是以挂靠名义在生产,各种酒厂大小有1000多家。

  茅台镇和仁怀市区是一条10余分钟车程的时间线,一头的仁怀市区,是一座建在白酒池中的县级市,依靠白酒产业,综合经济实力入围2013年中国最具竞争力百强县(市);另一头的茅台镇,则夹杂在酒糟味和酒香味中。迈出汽车走进茅台镇的空气里,犹如踏入酒窖——这是一座浸在酒中的小镇,因一瓶茅台酒而誉满全球。

  “只有茅台镇能酿出这样的酒。”名声在外,各种生意自然找上茅台人,也就成就了茅台镇十里酒城的壮观和仁怀中国酒都的美誉。然而,从以上商报记者的调查采访中不难发现,茅台仍然只是茅台酒的茅台,甚至仁怀也只是茅台酒的仁怀,纵然满地酒厂,大部分酒企在透支茅台镇这个地理品牌的品牌价值。

  前述酒发局人士称,行业整合,政府仅遵循市场规律扶优扶强。而前述从仁怀设定的鼓励整合的“及格线”来看,一些规模很小的企业似乎注定将要被淘汰或忽略。

  但对仁怀和茅台镇来说,急需要思考的除了小企业的安置外,如何将茅台镇的无形价值更大化,培育出更多的走出贵州的酒品牌,更是一个值得长期思考的问题,因为大鱼吃小鱼可以直接带来大企业,但短时间带不来大品牌。

  天相总机: 66045577(基金)传真 客服热线 北京天相财富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系中国证监会核准的证券投资咨询专业机构[91110102MA001GJE1N]